☆三浊温酒☆

【你以为故事的结局最难圆,错了,故事的开头更难写。】
命里缺水,三浊温酒。
我有故事也有酒,细谈江湖那些事。
开怀倾杯酒风物流转。
长风入怀吹狂袖凄断。
对事不对人,ky请滚粗。
两耳不闻sb事,一心只更晓薛文。
晓薛好吃!本命cp!锁🔒了
背景来自托马画的人设

☆晓薛/接龙☆去错空间嫁对郎

(四)
前面几个,你们就是为难我这个手机党!

(一)

(二)

(三)

薛洋现在慌得一批,谁能告诉自己为什么本尊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拿着降灾架在自己脖子上,眼神凶恶感觉要把自己吃掉。

不是啊,真的和你想的不一样的。薛洋在内心呐喊,这就是个意外而已。

“薛洋。”身后的晓星尘突然叫了声,薛洋感受到那个人的手颤了一下,随后这把剑更贴着自己脖子了。

晓星尘清楚的看见降灾已经划破脖子,一丝血流了出来“薛洋!你想干什么!”没想到那人听到晓星尘的声音后,情绪更激动了,脖子上的剑又近了些。

“晓星尘!闭嘴!别说话了!”薛洋慌张的喊道,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晓星尘每喊一声这剑就往自己脖子上近几分。

“闭嘴!晓星尘你再过来我就把这个替身杀了!”那个人喝止住晓星尘,晓星尘不敢上前,怕他真的会这么做,手放在霜华的剑柄上,”紧盯眼前那人的行动。

被夹在中间的薛洋就难受了,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动也不能动。这种微妙的关系让薛洋想起了之前看的狗血剧,原配,小三,丈夫。现在的自己就像那个小三,偷情被原配发现,现在在当面对质。

呸!你去的小三!三个大男人还能上演这场狗血剧啊!

就在三人僵持之时,薛洋听见前方有来了一个人。

真的是不嫌事大,又来一个!薛洋心想。

“薛洋,你怎么走这么快?”那人的声音颇为熟悉,似乎在不久前就听过。身后的晓星尘听见了那声音,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看着那个人越靠越近,待到看清那人脸时,霜华出鞘,几乎在一瞬间,晓星尘将剑指向那人。

薛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身后一冷,一股强劲的风吹过,待他睁开眼时,只看见晓星尘一脸严肃站在自己身旁,一只手举着剑“你是何人?”

薛洋沿着方向看去,发现一个和晓星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身边。

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这人又是谁???薛洋三懵逼。

:

:(原著洋剧情)

:

距离晓星尘复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民间又开始说起他霜华一剑惊天地的传闻,不过这次还多了一样,就是他和十恶不赦薛成美的故事。

世人总将坏的一面扩大,好的一面避而不谈,就比如现在,那说书人正在讲述那薛成美如何如何祸害晓星尘道长,说得人尽诛之,连薛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坏。

那说书人说的口渴,喝了一口茶正要继续,被一个东西砸到,“喂,说说之后的事情。”说书人随着声音望去,看见一个黑衣少年坐在那儿,手托着下巴看着自己,那少年指了指他的手说“我给你钱了。”

那说书人一看,喝!那方才砸自己的原来是钱,立刻喜笑颜开道“好好。”

听完差不多一样的故事,薛洋走出了客栈,随意选了个方向继续走。现在的自己也不知能去哪,只要躲得开晓星尘就可以。

薛洋经过了很多地方,听了很多版本他们的故事和后续,薛洋知道那些是他们瞎编的,可能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和他的故事已经很满足了,也不再奢求什么。

这次自己选的路不是很好,走到了一个深山老林里,此时的天也黑了,薛洋不敢再次停留多久。在经过一个小河边时,薛洋停下来想在此洗一把脸,却没想到从自己上方传来声响。

“嗯?”薛洋抬头,只看见一个人突然从天而降,把自己撞到了河里。

薛洋:???等反应过来已经在河里了,薛洋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游泳,在河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了下去。那个人倒是有良心,看见自己把人撞进河里了,立刻下去把薛洋捞了上来。

:

薛洋在水里也不老实,一直在扑腾,那个人废了好大功夫才把他捞起,恍惚间薛洋似乎看见了晓星尘。

“咳,道长……”薛洋呛了一口水,昏了过去。

晓星尘觉得自己倒霉透了,不仅踩到一个坑掉了下去,还把别人撞进了河里,那人还不会游泳,所以晓星尘还要把他救上来。

好不容易把那个人捞上岸了,晓星尘将他翻了个身,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嗯?薛洋?”

这个不是自己的学弟吗?

“薛洋,薛洋……”晓星尘连续叫了几声他还是没有反应,应该是昏过去了。晓星尘看了下四周,周围漆黑一片,好像还能听到狼的嚎叫声。

太危险了。晓星尘没有犹豫,背起薛洋就往更深处走。

晓星尘运气很到,走了一段路就看见了一个山洞,将薛洋放了下来。一阵风吹过,晓星尘抖了个激灵,看看身上湿哒哒的衣服,晓星尘决定先生个火。

得亏晓星尘学过野外求生,轻轻松松的就把火升了起来。接下来就是薛洋了,晓星尘这才注意到薛洋穿了一身古装。

“cosplay吗?”晓星尘小声的嘀咕着,伸手摸了下薛洋的手,冷的像冰块,晓星尘想也没想就动手把薛洋的腰带解开,一件一件给他脱掉。

薛洋在昏迷中只感觉有人在扒自己衣服,皱了皱眉,睁开眼看见一个很像晓星尘的人在给自己扒衣服。

我这是在做梦吧。薛洋心想,又闭上了眼,怎么会梦到他。晓星尘没有发现薛洋已经醒了过来,正打算把里衣扒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薛洋的身体。

薛洋突然感觉不对劲,这触感不像在做梦,于是猛的一睁眼,四目对视,陷入了尴尬。

“薛洋,你醒了。”此时晓星尘手里还保持着扒衣服的动作,却毫不脸红盯着薛洋。

“你是谁!”薛洋一把推开晓星尘,满脸惊恐的看着他,注意到那个很像晓星尘的人盯着自己胸口,薛洋才发现自己的领口大开,狠狠的撇了他一眼,将里衣整理好。

“薛洋?”晓星尘小心翼翼的叫了声,看他刚刚那反应晓星尘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掉进河里时脑子进水了。

薛洋抓起身旁……身旁……降灾呢“你把降灾藏哪了!”

“降灾?”

“就是那把剑,你藏哪了!”薛洋恶狠狠的说道。

“啊!你说它啊,我刚刚生火时用了一下。”晓星尘说道,将火堆旁的降灾拿了过来“给你。”

“你用它生火?”薛洋一把抢过来,心疼的查看哪里有磨损。“嗯,它挺好用的……”晓星尘说道。

薛洋没有理会晓星尘,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并没有磨损松了一口气,将降灾指向晓星尘“说!你是谁?为什么和晓星尘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知道我名字!”

“我?我就是晓星尘啊?我认识你啊,我是你学长呀。”

“嗯?你说什么?你脑子坏了吧还是被吓傻了?”

“你?”晓星尘有种不好的预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你知道这个吗?”

“这是什么?”

果然,这个薛洋不知道手机这东西,晓星尘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喂,问你话呢!”

“行了,你别闹了。”晓星尘说到将薛洋的剑推开坐在一旁“我叫晓星尘,我是穿越来的。”

“你当我是傻子吗?”

“真的!你看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是不是?”晓星尘又一次拿出手机“虽然它已经进水坏了 但是真的可以证明我是穿越的。”见薛洋不信,晓星尘又说了一大堆关于现代的东西。

薛洋差点被他说晕过去,为了防止他在一直说下去,立刻点头表示相信“那你扒我衣服干什么?”

“你穿着湿衣服会感冒的”晓星尘说道。

额……无法反驳。薛洋翻了个身不再理他。

:

:(现在)

:

薛洋将剑放在冒牌货的脖子上,看着晓星尘。薛洋看见了晓星尘的反应,那种不会属于自己的反应,凭什么明明同一张脸自己只会让晓星尘出现厌恶的表情,而他,晓星尘竟然会露出担心的表情。

薛洋一时出神,突然感受到剑光只见晓星尘朝自己刺去。下一秒擦过自己的脸,停了下来。薛洋脑子里轰轰响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晓星尘会杀了自己。

“你是谁!”

薛洋看过去,看见那个晓星尘停在自己身旁,霜华只离他一指尖的距离。

“怎么,就允许你有替身,我就不能有了吗?”薛洋嘲讽道。

“你……你怎么做到的,你又做了什么!”晓星尘问道。

对,又是我做了什么,晓星尘你只会这么觉得。薛洋心想,正要开口反驳时,突然感觉心脏被重重的捏了一把,呼吸瞬间急促。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连降灾都掉在了地上。

晓星尘发现薛洋的异常,也顾不得什么放在霜华走到薛洋面前“薛洋你怎么了?”

薛洋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紧抓住晓星尘的衣袖,豆粒大的汗珠沿着额头留下,薛洋深呼吸了几口,感觉浑身都骨头要被捏散架了。

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倒在晓星尘怀里。

:

:

:

想不到吧😏😏😏

下一棒 @杂杂 接住!

评论(41)

热度(528)